重走抗联路丨在凤凰地脊探寻抗联稠密营遗址

基金经纪吕越超:花样翻新周期开展诱惹规划时间窗口

怀孕期:16款路虎发皓四3.0T壹致出口产车配备松读

2019年11月21日 01:46

第十三章:
游灵山,黄昏散步 
  楚铃兰和楚影辰并未离去,只是蹲着身子,看着我们,铃兰发出感叹:“可怜的两个人,明明相爱,却不能在一起。”楚影辰却发表自己的见解:“我觉得小葵的做法是对的,为了大局着想。”铃兰低着头,带着点哭腔:“可小葵付出的是一生的幸福,代价太大了。”楚影辰摇摇头,叹口气:“这是小葵自己的选择,我们无权改变。”铃兰望着我们,坚定地说:“不行,我要帮我老哥夺回小葵。”楚影辰哀求道:“我的小祖宗,歇会吧,你越弄越乱。”铃兰白了影辰一眼:“随便你,不帮就算了,我自己一个人做。”楚影辰只好低头认错加保证:“好啦,我帮你。”铃兰这才笑了。她走出葵花地,来到我们面前,说:“哥,现在都是吃午饭的时间,我们吃好饭,带小葵到另外一个地方玩。”说完,不停使眼色,楚逸阳立刻心领神会,跳下“葵花笑脸”,我也下来,整整衣衫。楚铃兰一看,马上拉住我的手,说:“小葵,快走吧。” 
  我点点头,走在大街上,感觉好熟悉,来到一家酒店前,我抬头望了一下,才发现,那是我们来过的,就在这儿,我和楚逸阳发生过口角,就在这儿,有人禀报大会提前举行,那些回忆在我脑海一幕幕重现。铃兰觉察出我的不对劲,小心翼翼地问:“小葵,怎么了?”我如大梦初醒般,有些茫然:“怎么了?”“没什么。”影辰摇摇手,我们走进酒店,坐的还是以前的位子,上的还是一样的菜,只是景物依旧,人却……我夹起菜,细细品尝,可是好苦,苦得难以下咽,我想这是因为婚约的事,楚逸阳也与我一样,不语,场面很沉默,铃兰看着我们,咳嗽咳嗽,我抬起头,看着铃兰,铃兰说:“小葵,二哥,你们不要这样了,开心一点。”我摇摇头,说:“开心已经不可能了。”铃兰急切地问:“为什么?因为那纸婚约?”楚逸阳点点头,铃兰撅着个嘴:“就为这个,瞧瞧你们现在都成什么样了。”我和楚逸阳互相对视一眼,连忙低下去,楚影辰看着这一幕,说:“不管怎么说,小葵这样做,我理解。”我感激地看了一眼楚影辰,铃兰自讨没趣只好吃饭,这顿饭在沉默和尴尬中度过,是我过过的最苦涩的生日。 
  走出酒楼,铃兰摆摆手,问:“我们现在去哪儿?”楚影辰笑着:“去灵山。”铃兰拍拍脑袋,自嘲:“瞧我这记性。”我只是静静的看着,没有一句话,铃兰拉着我的手,左右晃动,说:“小葵,你才是今天的主角,怎么一句话也不说?”我抽出手:“铃兰,走吧。”铃兰看出我的心情不好,只是叫了一辆马车,我出手制止:“不要叫马车,我想走着去。”铃兰很惊讶:“可是,小葵走着去要一个多时辰。”我神色黯然,说:“我要好好散散心。”铃兰还想说,被楚影辰一把拉住,示意她不要再说了。一直沉默的楚逸阳开口了:“我陪你走。”我仔细端详着楚逸阳的神色,自己不能再伤害他了,我点点头,楚逸阳脸上浮现了惊喜的神色,这是我在今天葵花地以后,第一次看见他笑。铃兰说:“那我和大哥坐马车。”说完,就连拉带拽拉走了楚影辰。我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嘴角的弧度上扬:“他们很快乐,真希望我也可以。”楚逸阳说:“只要你愿意,我可以陪你。”我摇摇手:“不用了。”楚逸阳又被我伤害了一次。 
  我们俩并排走在大街上,人声嘈杂,可我觉得好寂寞,大街上很拥挤,可我的这颗心摆在这儿,却略显空旷。楚逸阳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小葵,你没事吧?”我无力地笑笑:“没什么。”楚逸阳低下头,一言不发地踢着脚下的石子,我像是想起了什么,“哦”了一声,楚逸阳抬起头看着我,好像很期待,我说:“你要结婚了,我也不能叫你菜牙了,我叫你阳儿吧。”楚逸阳眼里的光彩又黯淡下去:“好。”我开玩笑的叫了声:“阳儿。”他也回击着:“小葵。”“阳儿。”“小葵。”我们笑嘻嘻的打闹着,路人观看着,可又有谁知道,我们嘻笑的外表下又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悲伤,我只能笑着,无比灿烂的笑着,这样我才可以不去哭,我要把时间安排的满满的,不能留一点哭的时间。我捶打楚逸阳的手渐渐慢下来,楚逸阳似乎察觉到什么不对劲,问我:“怎么了?”我只是呆呆的看着他,眼圈红了,“阳儿,走吧,别管我。”你在前面,我在后面,楚逸阳答应了,他心事重重的走着,我在后面看着他,中间隔着路人,我捂着胸口,剧烈的疼痛犹如巨石压着我的胸口,压得我难以呼吸,脸色苍白,我摇摇头,自嘲般:“原来心也是会疼得。” 
  楚逸阳早就感觉不对劲,回头一看,发现我蹲在地上,汗珠滚落下来,和泪水交织在一起。楚逸阳急忙跑过来,把我抱进怀里,说:“小葵,你有没有事?都怪我不好,我真是的。”楚逸阳身上淡淡的兰花香弥漫着,我好想这样被他抱着,一直到永远,我的手颤抖着不知该不该抱,可脑海里想着皇后跟我说的话,葵花地我的拒绝,我闭上眼睛,狠心的推开楚逸阳,楚逸阳被我推开时有些惊讶,不一会儿恢复平静,向我道歉:“对不起,小葵,我看你伤心了,所以才……”“没什么。”我敛着眉,楚逸阳站起来拉了我一把,说:“小葵,我拉着你,这样,你就不会痛苦了。”看着楚逸阳真诚的眸子,我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他,可,我必须这么做。我放下手,对他说:“阳儿,走吧,再不走,铃兰他们该着急了。”“好。”楚逸阳答应了,他和我并排走,楚逸阳像是自我解嘲般:不要再想小葵了,在葵花地里,小葵说得对,以大局为重,她一位女子都能想得这么透彻,或许我该放手了。熙熙攘攘的人群从我们身边经过,可我总觉得,大街上只有我和楚逸阳两个人。 
  来到灵山,铃兰正向楚影辰发脾气,我一看,急忙拉住铃兰,铃兰一看是我,马上笑了:“小葵,你们总算来了,等得我好辛苦。”我笑着点点她的鼻子,宠溺地说:“我们不是来了吗。”铃兰点点头,看看我身后的楚逸阳,却发现二哥愁眉苦脸,好像谁都欠了他几万两银子似的。聪慧的铃兰一想,便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,“傻二哥。“铃兰摇头叹息,我看着这漫山遍野的绿草红花,心底却添了几分荒凉之意,铃兰来到楚逸阳面前,吓了他一跳,楚逸阳不耐烦的瞪了铃兰一眼,铃兰吐吐舌头,安慰楚逸阳:“二哥,不要伤心了,还有机会吗。”楚逸阳看着某个人的背影痴痴地说:“兰儿,你说是不是我太执着了,总顾着自己的感受,却从来没有想过小葵的感受,是不是我太自私了?”楚逸阳的一番话让铃兰无言以对,好半天,铃兰拍拍楚逸阳的后背,说:“二哥,你这么这样说呢?不要胡思乱想了。”“不。”楚逸阳摇摇头,把铃兰的手拿下来,说:“也许小葵的做法是对的,她比我更着想大局,我却还死缠烂打,这样,对彼此都痛苦,倒不如潇洒一点。”铃兰有些慌了:“二哥,你不能这样,我……”铃兰有些语无伦次,楚逸阳笑着。那种笑,是如释重负的笑,代表他也许放下了,楚逸阳说:“铃兰,我都放下了,你为什么还那么固执呢?”铃兰哭了:“你这个大傻瓜,你到底懂不懂,小葵从来没有放弃过你,她还喜欢你,你这个笨蛋,傻瓜,白痴。”铃兰哭得很伤心,楚逸阳从来没有看见过铃兰如此失态的,他张张嘴,却又没说出什么。“小葵还喜欢你,她在葵花地的拒绝,一定有原因,只有你这个笨蛋会相信她的话。”铃兰擦着眼泪,我和楚影辰听到声响,马上跑过来,发现铃兰哭得像个泪人,楚影辰哄着铃兰,楚影辰说:“我带铃兰去另外地方一下,你们先在这儿欣赏一下风景吧。”说着,带着铃兰到另外地方了。 
  我走到楚逸阳身边,关心的问:“你没事吧。”楚逸阳眼圈微微有些红:“小葵,我是不是说什么,错什么,你被我弄哭过好几次,现在我把铃兰也弄哭了,我是不是很没用?”楚逸阳看着我,那副纯真阳光的笑脸背后的悲伤和沧桑谁又会知道?我的心却如同被丢弃在荒野的岛屿,寻不着我想要的温暖和美好,只有无情的乌鸦飞过头顶,不时发出放肆的微笑,只有遍野的枯草陪伴,毫无生机,说不出的孤独悲凉,沧桑寂寞。我想要的爱情,想要的唯一,只不过是镜中花,水中月,虚无缥缈,看着美,想着美,到头来只不过是梦一场。楚逸阳的身份那么尊贵,有才有财有貌有地位,各方面都那么优秀,天下女子都为他倾心,怎么可能如我所愿,他这辈子只爱我一个呢?我看着楚逸阳,再也忍不住,大颗大颗的泪珠不听话的滚落,唐锦葵,你怎么能那么懦弱,擦干眼泪 ,我要坚强的面对,骄傲的面对,不准哭,我怎么能这么没用,我要证明自己,我不再是那个依赖着楚逸阳的小葵,我要勇敢,要放手,我胡乱擦了几把眼泪,可眼泪在这时候却停也停不住,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,争先恐后。楚逸阳还是一个表情——吃惊。我哭倒在楚逸阳怀里,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。这一次宣泄退去了我的忧郁,我颤抖的肩头抖落了我的忧愁。楚逸阳面对外表坚强内心却这般脆弱的唐锦葵,而他能做的,也只有拥抱着她。哭过之后,感觉好多了,楚逸阳温柔地说:“我们赏赏风景吧。”我迟疑着,楚逸阳像是看破我的忧虑,说:“放心,我只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邀请你。”我露出甜甜的笑,答应了。 
  楚逸阳与我并肩走在山林小路。淡淡的薄雾飘荡在林间,如轻纱一般,灌木上沾有晶莹露珠,晶莹剔透。大片大片的槐树开着花,如初落的雪般一般,均匀地镶在那一丛丛墨绿之间。风忽而将一簇簇花吹散,漫天的花雨顷刻间挥洒,落英缤纷,花瓣飘散。“此地林深幽静,年幼时,每当心情不好,我就来这里欣赏风景。”楚逸阳说道。我望着无边的林海,享受着充满槐花香的轻柔的春风,不禁沉醉。“意想不到,灵山竟有这般景致。”“你喜欢寿阳八公山还是长安的灵山?”风吹起楚逸阳的衣袂,整个人飘飘欲仙。我忆起漫山遍野长满离香草的八公山,淡淡地笑了:“南方的山灵秀,北方的山雄伟。各有千秋,相比不得。”楚逸阳不禁回首看着我,阳光撒在我的脸上,那原本白皙的面颊上像染了薄薄的一层胭脂。她站在那里,仿佛站在他的心里,沉静如幽深的湖水,他凝望着她,竟在瞬间无法说出只字片语。 
  我和楚逸阳相互凝视着,看来,做朋友是最好的选择。两人都笑了,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情感,包括专注,眷恋和温情。这时,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,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铃兰,铃兰来到我们身边,坏坏的笑着:“我看见你们了,快从实招来,你们是不是和好了?”楚逸阳笑着:“没有,我们做朋友了。”铃兰有些失望,我问道:“铃兰,刚才你们干什么去了?”一问到这个问题,铃兰的眼神有些躲躲闪闪,总瞄向楚影辰,我看着楚影辰,期望找到答案,楚影辰想着刚才的时候,就像放电影一样。 
  镜头回放:楚影辰拉着铃兰的手来到河边,铃兰立马不哭了,绽放出甜美的笑容,要不是她脸上残留的泪痕,还没有人相信这个女孩刚才哭过,楚影辰很纳闷:“铃兰,你怎么?”铃兰拿了根狗尾巴草,说:“我刚才是假哭,他们两个都不肯捅破这层窗户纸,只好有我这个局外人来了。怎么样?装的像不像?”楚影辰看着眼前这位古灵精怪的妹妹,笑了:“演的像极了。”回放完毕。 
  看着楚影辰的尴尬样,我也不为难他,随便说个话题扯开去,四个人说说笑笑,时间过得很快,我们来到酒楼,吃饭说笑,好不快活,终于到今天的重头戏了,铃兰和楚影辰吃好饭就没影了。饭后,楚逸阳有些紧张:“小葵,我能跟你一起散散步么?”我笑着点点头。我与楚逸阳沿着湖漫步,落日的余辉照着唐锦葵,把她的美丽更加显露出来,她既有冰一样的冷艳,又有晚霞一样的妩媚,眼眸中映着整片湖水。不少文人雅士在湖边朗诵吟诗作对。我心血来潮,脑中浮现出一首白居易的诗,“望海楼明照曙霞,护江堤白踏晴沙。涛声夜入伍员庙,柳色春藏苏小家……” 
楚逸阳接口:“红袖织绫夸柿蒂,青旗沽酒趁梨花。谁开湖寺西南路,草绿裙腰一道斜。”我转头望着楚逸阳,笑道:“可见,此诗脍炙人口,广泛流传。”我凭栏远眺,夕阳斜倚,将她整个人烘托地暖暖的 
  凝视着我那聪慧的眸子,慕容紫英牵起我的手,四目相对,平滑如镜的湖水承接着落山的斜阳,红色的云霞将湖水染出红晕,水鸟掠过,随着那轻捷的身影,一两声叫声在空气中激起了回声。一抹晚霞染红了青天,渐渐的,夜幕低垂,月尚未高升,满天星光灿烂。微风过处,花香四溢,夜色深浓,熏人欲醉。 
他们似是着了魔,眼波就如此吸引,久久交合着,不容分离。楚逸阳的眼眸像是深邃的大海,只需一眼,就会陷进去。我摇摇脑袋,想让自己清醒些,楚逸阳看着我的五官,娇艳欲滴唇形娇美的唇瓣微微嘟着,红艳艳的色彩仿佛刚摘下的樱桃,楚逸阳拼命控制着自己移开目光,可是,却像着了魔似的,注意力全被锁在那微微嘟着的娇艳唇瓣上,在淡金色的阳光下,又映着满天白云,仿佛染上了一层瑰丽多彩,流金潋滟的霞光,闪动着诱人,迷人,又带着魅惑的光泽。 
  “小葵,你真是——”逸阳被自己沙哑低沉的声音吓了一跳,这是他那个清朗中带着魅惑的嗓音吗?我的脸瞬间便红似西天的晚霞,那气息仿佛温泉里的热气般,熏得我昏昏欲醉,努力睁开眼,想保持最后一丝清醒,我看着楚逸阳,看着他的表情,他的五官,他的微笑,我努力想睁开眼睛,可是好累,我缓缓的阖上眼,就让自己沉沦这一次吧,可闭上眼,与皇后的谈话,紫堇的书信,葵花地楚逸阳伤心的表情,我无法忘记,我睁开眼,看着楚逸阳:“阳儿,那纸婚约。”楚逸阳凄凉地笑笑:“我明白。别提它了。”我闭上嘴,一言不发。我看着景色城镇依山而筑,傍水而居,风景秀丽,人杰地灵。碧绿的河流弯弯曲曲穿镇而过,两旁是白墙乌门的人家。 
正值傍晚时分,街上少有行人。这里不同于杭州城里的繁华热闹,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,小桥流水,杨柳依依,透着江南水乡的清新静谧。夜幕压下来。江南的夜与众不同,小桥流水点点星火,透着一种淡雅的美。不知道为什么,好像是老天故意跟我们作对。 
  空中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丝丝细雨,雨在风中飘摇,带了几分温柔,缠缠绵绵,雨打在树叶的清脆声音宛如琴曲一样动听。渐渐地,雨越来越大,天黑沉沉的,地也黑沉沉的,我突然感到一种刻骨的凉意。入夜,寒风呼卷着的街头,盏盏挂在店门口的灯笼在风中摇晃着,路上没有行人,风夹着冰冷的雨打在路上,留下一片片晶莹。空中乌云汹涌流动,风,猛烈。楚逸阳昂首苍穹,说:“看来今晚要下雨了。”我没好气的看着他:“废话。”楚逸阳心疼的看着打哆嗦的我,立马把外卦脱下来披到我身上,马上运用轻功,足尖一点,我稳稳的躺在他怀里,他搂着我的肩,一路飞到将军府,可还是迟了一步,我和楚逸阳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淋湿,楚逸阳马上带着我来到房间,自己出去了。我在房间里捂着被子感觉好多了,玉儿帮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我躺在床上,静静的听着雨儿在屋檐,演奏着寂寞的音乐。 
另一边,铃兰在宫中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给楚逸阳,还不忘打趣:“这天过的快乐吧?”楚逸阳不理她,,去寝室里换衣服。铃兰笑着:“二哥肯定脸红了。”笑声回荡在寝宫上方。 
  今天的生日,竟然以这个结局收场,真是出人意外!我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,沉沉睡去。(作者:“问一下,是不是太甜了?如果太甜,我再回到虐心的主线。)

12月了,气温正在逐渐下降,而雨水,则逐渐增多,雨天是再平常不过的了. 
  我喜欢雨季的感觉,喜欢它的清新,但并不喜欢它的猛烈,爱它的温柔. 
  又是一个雨天,一个温柔的雨天. 
  漫步在雨中的感觉好清爽. 
  "下雨了,我老妈不允许我换衣服,说怕我弄脏了.难道雨不停就一直不换吗?"有人在叨念,我的朋友,我一笑.其实也蛮好的.只是个人的喜欢不同吧. 
  "你骑车吗?"有人问我的.我点头,"路滑啊,还下着雨."我说:"雨中骑车,不是很浪漫吗?"我说完便骑车笑着离去. 
  "下雨好烦."又遇上一个不喜欢雨的人,"你喜欢什么天气?"我问,"晴朗.""白云天气.是够好的.但雨也不错."真是的,雨就那么讨人厌吗?至少,有我喜欢着它. 
 
  又是一个下雨天,雨水忽下忽停. 
  感觉好调皮. 
  站在阳台上,"有点冷啊."有人说.我却不觉得.也许,我就是雪人型的,耐冷怕热.我的确不怕冷,怕热. 
  一滴雨水溅起,落入阳台,落到我身上,呵,雨又开始下了. 
  想一想,此时的街上还有人吃冰淇淋吗?记得昨年,整个冬天我都没有停止过吃冰淇淋啊(放假除外地说).一股冷流从嘴冷到心,感觉真奇妙…… 
  
  又是一个下雨天. 
怀孕期

我家的狗算不上什么名牌,土狗一只,在我家里生活了很久,我上幼儿园时,它已经来了,到现在,有五六年了。它来的时候,活蹦乱跑,正处于青年期。以前的我是无忧无虑的,有着很多时间可以与它玩耍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长大了,学习任务一年比一年重,它不能再寄居我家,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照顾它,爸爸便把它送到厂里给保安养。

这段自由时间,使我大脑得到了久违的放松。能让天天想着题目和文字的大脑,有一点点放空的时间,这就够了。这个奖励才是我在这个繁忙的暑假最需要的。

怀孕期

小升初暑假,这段与初中连接的黄金学习时间,妈妈怎么愿意错过呢?奥数、英语、阅读手账……没什么学习班的我光是在家里也忙不过来。为了让暑假过得像休假,我要求妈妈奖励我一段自由时间。

怀孕期:2019地脊东方教养员招聘说课:《清朝君主帮言堂的强大募化》说课稿(2)

每天,我放学后都是去爸爸单位,然后等爸爸下班后,再与他一同回家。我和爸爸一起去停车场,看见一位姐姐拿着一个大大的袋子,然后对着远处不停地招手,我有些不明白她在做什么。随着她的目光望去,我看见一只土狗正悄悄从车底下探出脑袋,头一伸一缩,显得有些犹犹豫豫的。我大致明白了七八分,她这是想给狗喂食么?我继续看着。

怀孕期成长需要什么 
  成长是完美的,是美好的,但成长需要什么呢? 
  成长需要快乐:在成长中,让我们捕捉一些快乐,当伤心难过时,想一想这些事情,你是否有一丝安慰? 
  成长需要挫折:它可以让你变的软弱无力,再变地成熟,坚强。还可以在挫折中认识自我,反省自我,改变自我。 
  成长需要失败:失败对每个人来说,都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字眼,它意味着在无法达到预定目标前而放弃。成功是失败之母,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。只有在失败的过程中吸取经验,你才会成功。 
  每个 
  成长需要掌声:当你失落迷茫时,掌声会给你勇气。 
  成长也需要压力:其实,正是工作,学习和生活给我们带来的压力,才能使我们更加努力前进。 
  ······ 
  成长最需要的是爱:有了爱的浇灌,它都能使你茁壮成长。 
  也许一棵树是那样平凡,不显眼,甚至还有点枯萎,但只要有了爱的浇灌,它就能 长得枝繁叶茂,甚至还能长成参天大树。

停车场的附近有一个垃圾场,很脏,很臭,每每经过这里,我总是睁大眼去看脚下的路,免得一不小心踩到什么让我终生难忘的“好东西”。那天,因为头上忽然被滴了一滴凉凉的东西于是便抬起头张望,无意中的一瞥,猛然望见垃圾堆附近一个流浪汉亲昵地搂着一只狗,那狗估计是得了皮肤病吧,身上没一块好皮,该掉毛的掉毛,该生脓的生脓。流浪汉怀中的狗伸出舌头舔舔他的脸,他伸出脏兮兮的手去轻揉狗的脑袋,脸上流露出一种幸福的神色。这种神色与破烂的垃圾场中形成了巨大的反差,谁也不会想到,有这么一个感人的场景!我低下头急走,这次不是因为怕脏,而是担心我眼眶中的泪会打扰到他们这种美好的气氛!

怀孕期你别问这是为什么 
  甘肃省临泽县城关小学六(3)班 
  赵?牟 
  妈妈给我两块饼干。 
  我留下一块。 
  你别问这是为什么? 
  爸爸给我关爱。 
  我一定珍惜它。 
  你别问这是为什么? 
  哥哥给我捉来萤火虫。 
  我一定好好保存它。 
  你别问这是为什么? 
  晚上我把它们放在床边。 
  让梦儿赶快飞出我的被窝。 
  你别问这是为什么? 
  我要把饼干送给她。 
  用关爱抚慰她受伤的心。 
  和她一起放飞美丽的萤火虫。 
  你想知道她是谁! 
  就去问问--------安徒生爷爷。 
  她就是卖火柴的小女孩。 
  指导教师:马维平

怀孕期:漯河市首批员工强大健生活馆开馆

零四年,一个新生命降临,第一声啼哭后,我便因患有严重的黄疸,而进入了光照保温箱里呆了一个星期,并不像其他孩子在哭声后,便是父母的拥抱,我等了一个星期,一个星期后一位年轻的女子时不时的抱着我,笑着,唠叨着唱一些童谣什么的吧!或许吧,因为我实在是记不得啦!直到后来长大些才知是妈妈,那是爸爸,吱吱呀呀的会说几个字啦!到了该学走路的年纪了,我跌跌撞撞,没少吃苦,跌了下来,便大哭,父亲不吃我这一套,总是让我自己勇敢点,再勇敢点。也许是这样的锻炼让我身上多了些男孩子气概!在稚嫩的岁月里,学会了走路,吃饭,拿筷作文http://www.zuowen8.com子等等,也能时不时看到那抹淡淡的微笑。于是,这一朵花便以亲情主题,开着并滋润了我的心里!

怀孕期——题记 
 
  阿婆是我家东边的邻居。 
  1982年10月10日,外面的世界还很热闹时,细胳膊细腿的我降生在一方草席上。阿婆早已经谙熟了这些程序,她早迈着小脚把热水、剪刀、褥子、小衣服准备妥当,放在接生婆的手够得着的地方。 
  我出生时,父亲不在我的身旁。他跟一个电影放映队去了西部的大山发挥余热,有时候也给妈妈邮来封信。那时候,我没有心事,像只蚂蚁一样被捆绑在褥子里。 
  母亲独自支撑着一个家。她开了一间小饼屋。小饼圆圆的,有花生、玉米等几种馅。饼是镇上人民爱吃的面食。母亲的小饼做得金黄流光,酥脆娇嫩,每天都有很多新老顾客光顾。我躺在姐姐曾躺过的竹床里听母亲招呼客人。 
  姐姐是阿婆的外孙女,也是她唯一的亲人。阿婆家里除了一个古香木的香案,几乎没有什么家具,一只大长凳都是我们家给的。妈妈是那种不看重东西的人,很多时候我们家里都多两口人吃饭。阿婆和姐姐在我们家比在自己家里的时间还要多。妈妈说,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。 
  父亲不在家,妈妈又忙店里的生意,我基本是阿婆养大的。妈妈与阿婆忙各自的,总是那么默契。虽然是邻居,可妈妈从不提及什么说法,也不顾及别人的闲话。阿婆很清楚妈妈的为人。她从不给妈妈说自己的苦。除了养些花,每天都把我和姐姐照顾地好好的。她好像就是在为我和姐姐这两个孩子而活。 
  阿婆就在我家小饼店后面的偏房子里哄我和姐姐。我在竹床里听阿婆拧着调唱的儿歌: 
  板凳板凳摞摞,里头坐个大哥,大哥出来买菜,里头坐个奶奶,奶奶出来烧香,里头坐个花娘,花娘出来磕头,里头坐个小猴,小猴出来蹦蹦,里头作个豆虫,豆虫出来爬爬,里头作个河蚂(青蛙),河蚂出来咯呱咯呱呱呱呱…… 
  姐姐先学会了这首儿歌,等我学会说时老把豆虫放小猴前面,姐姐就骄傲地说笨蛋,错了,错了,然后就摆出手指一二三教我,也不知道多少次我才记住它们的顺序。阿婆看见我们这样就显出很知足的样子。 
  阿婆有时候就问妈妈:麦子他们什么时候长大啊。 
  妈妈说,快了,不想就快了! 
  一转眼我就会叫妈妈姐姐阿婆了。姐姐叫京玉,但我从不叫她的名字,都叫姐姐,她听了就是笑。姐姐是不知道何为伤心的小女孩。我会走路的时候,就知道京玉是处处让着我的姐姐。我记事的时候,就知道阿婆在我家喂猪又喂鸭,一年忙了大半年。姐姐常戴上阿婆掐下的花问我漂亮不。我说漂亮,她就笑得不知道哪里是北了。然后我们就在阿婆的花棚下疯追疯跑。常常把阿婆的花架弄断了支架。阿婆见了放下鸭食,沙着嗓子对着我俩就是喊不出声,我和姐姐就在远处看她着急的样子笑。晚上吃饭时阿婆也不向妈妈告状。现在想来真是罪过。 
  阿婆很爱惜花。阿婆的花棚是个走廊式的花棚,她总是自己提着长嘴的水壶从压井里取水浇花,手挽着小巧的铁铲翻土。她从不要求我和姐姐给她递一根木辊或者细绳,全部的捆绑系拉剪也都是她自己承担,像在精心照顾一个孩子的吃喝拉撒睡。花棚上有很多种花,种子也有很多种颜色。每年秋季她都把不同的种子从花叶里花泥里草丛里一粒一粒捏出来,用不同颜色的塑料袋子装起来。每年都会看到阿婆的香案上一包一包整齐排列的花种子。阿婆家的空地里长疯了草,夏天一到就有很多的虫子。春天阿婆把一包包颜色各异的种子撒到草丛里,把一群雏鸭也放养在里面。初夏种子就抽出绿莹莹的枝叶,缠在横七竖八的木架子上,藤下便栖息了一群吃饱虫子的鸭子。草黄初雪的时候,我和姐姐已经可以满地的找鸭蛋了。 
  父亲很会持家。有空从放映队回来时,父亲就先把阿婆家的窗子门框修理一遍,然后再办其他的事情。父亲木工的手艺是全镇闻名的,所以阿婆不用担心门窗的毁坏而遭盗窃。 
  那年春天,父亲做了几个凳子,我和姐姐不知道在凳子上骑了多少次马。父亲又特意连锯带刻完成了两匹一模一样的木马。姐姐没有让父亲失望,总是最大限度的骑上它。我们太需要玩具了。 
  下雨的时候,阿婆总是第一个把木马搬到房子的厦檐下。隔着窗子,阿婆欣喜地看着我和姐姐骑马过家家。每次吵孩子架的时候,姐姐常被我欺负得要哭,虽然比我大两岁。她没有什么话,眼泪总是很安静地流到嘴唇,滴到地上。可在我长到六岁开始,我就成了她的小保镖。谁家的孩子打他,我会在第一时间出现,把对方打得鼻子不开花,眼睛也得哭出两道沟。姐姐每次见我跑来救驾时都会捂住双眼,我不看也知道她在笑呢。村外有很多的蓝浣花,每次在外面疯完了,回家来都会给阿婆掐上一把。阿婆先接来闻闻,就拾掇瓶子,汲了新水,把枯的换下来。再对妈妈说南方的蓝浣花如何与北方的不同,从土质讲到气候,然后就是一翻夸奖蓝浣花的说辞。 
  阿婆是南方人,先前的家境是很不错的,但自从丈夫得病,家里东西一件件地被阿婆换成了中药。到丈夫死,再也没有经济来源了。姐姐出生时,阿公已经去世五年了。姐姐一岁多时,阿婆的女婿得了肺病而死,又传染给了阿婆的女儿。阿婆急了,决定把姐姐抱这边来,还对女儿吼叫着以后别回娘家了,这里孩子多(我刚出生一个月),别传染给人家。就这样,阿婆把姐姐抱来就先放到我家睡了一天,说让喜气冲冲,然后就把姐姐抱回自家祖上留下的瓦房。阿婆为了姐姐不受传染,一直都没有见女儿,直到女儿死了埋了,才领来三岁多的姐姐在坟头磕了一堆头,哭了一整天。以后,阿婆的声带坏了声音沙哑了,她常在梦里哭。我想阿婆的眼泪是海可以一斗一斗的来量。 
  妈妈说阿婆养我和姐姐不容易。妈妈说得很轻松,像在对邻居而不是儿子。妈妈仍坚持开店卖小饼挣钱。没有父亲的日子,母亲是经济来源,阿婆是精神来源。  
  妈妈每天都给阿婆送几个馅饼。二十几年了,已经成了习惯。 
  我七岁生日那天,妈妈还没有准备什么东西,阿婆已经从家里抱来了一堆熟鸡蛋。有七个涂了大红颜色,三个没有涂。阿婆让姐姐吃没有涂颜色的鸡蛋,让我吃红鸡蛋,按照传统的说法是让我借助它滚运,也就是使我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好生活好运气好。后来运气好不好已无从知晓了,但那喜庆又温暖的大红鸡蛋却久远地驻留在了我心里。小时候,鸡蛋并不是什么奢侈品,妈妈还给阿婆十几个鸡蛋,可阿婆每次都煮熟了拿到我家大院里给我吃。她又还了回来。 
  我上五年级时,有一天,姐姐被自己的爷爷接走了。姐姐不在阿婆身边了。姐姐走时,我不在她的身旁。放学回家我就哭了。把书仍了一地。妈妈怎么哄都是哭。阿婆看见了,也跟着一起哭。看见阿婆哭成了泪人,身体一颤一颤的,我吓得不敢哭了。但没有了姐姐,我依然很难过。 
  我原以为姐姐只是阿婆的依托。她高兴,阿婆就高兴;
可事实却是姐姐也是我的依托。没有了姐姐,就没有了呵护;
没有了呵护,我就学乖了,安静了。 
  阿婆依然在我家喂猪喂鸭。我却不再弄伤花架。有时候看着花架也黯然伤神。 
  好多晚上,妈妈给我讲阿婆以前的故事,我断断续续知道了阿婆很久以前就很爱养花。由于忙着生活,忙着活,现在差不多都给戒掉了。 
  四十多年前,一个春天,新婚的阿公赶着马车,带着阿婆由南方向北去流浪他乡,不知一路穿越了多少荒凉贫瘠的原野。半途那干旱的土地竟然没有一株花。花的世界被颓废的草占据了;
那些草简直遗忘了还有花的存在。  
  阿公在荒原上笞马奔驰。阿婆似乎在找寻荒原上的一株花。  
  阿公不会心疼任何一朵花超过阿婆。阿婆就看着阿公的后背依附在马车上。阿婆身后枣红色的柜子里装着四件衣服:一件红色单衣,一件浅紫色夹袄,一件粉色外套,最后是一条靛青色带有明亮碎花的长裤,粗布的,但很贵重。粉色外套的下面是一个小包裹,它才属于阿公:烟叶和茶叶。 
  赶车的阿公没有回头看阿婆。他早已厌恶家乡不久前逼他们去流浪的洪水,其实更心疼庄稼地里要结籽的禾苗和倒塌在水里面的间间村舍,以及漂流而走的长椅和短凳。雨一直不停,连下数天。就这样河岸上游的水在阿公门口泛滥。他很害羞地对阿婆说自己没有把家养好,没有让自己的女人过上好生活。阿公把洪水的罪过归于自己。阿公是世界上最倔强的人。阿公不愿意生活在原地了,他要带着俊美的阿婆迁徙到别处。 
  我们镇是他们经过的一站。镇上几十栋破旧的草房一侧躺着一条懒懒的土路。阿公的马车一过,土路上冒起一溜细纱样的白烟。 
  忽然,阿婆发现了什么,赶紧跳下车去。 
  阿公回头时,她已跑到了野地里一株蓝浣花旁:“快来看哪,这有朵蓝浣花,跟落在家里的一样!!”  
  听从了阿婆的话,阿公把车上的东西搬进了村子。阿公一点也不惊讶阿婆为什么选择这个破旧的村庄落足,在他心里早已镌刻下阿婆看见一朵花欣喜的神情:花是阿婆的至爱。阿婆却是阿公的至爱。 
  村子里人们伸手相助。阿婆与阿公把家安在了祖父的场地上,祖父把地价对这个外乡人打了五折。那是祖父留给几岁的父亲将来娶亲盖新房用的场地。就这样场地一分为二。阿公等待着父亲的婚事。然而没有等到父亲娶进母亲,阿公就去了另一个天堂等待阿婆。 
  阿婆从没有厌恶生活。安顿下来两年的时间她在院子的角落里养了好多花,院子上空一片香气,像把他们被大水覆过的南方的庭院搬到了我们镇上。女儿出生时,感激的阿婆每家送去几盆蓝浣花。父亲与母亲定亲时,阿婆已经把家里变成了花园。 
  后来阿公死了。阿婆院子里全部的花也枯萎了。 
  后来阿婆的女儿死了。我家院子里全部的花也枯萎了。 
  再后来,我降临在高地的瓦屋里。阿婆开始哄我和姐姐。忙着喂家禽。又拾起了养花。 
  现在,七十多岁的阿婆的眼睛老被风吹得流泪。当年的姐姐京玉早已嫁人。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。我去北方求学时,姐姐把阿婆从我家接走了。临走时,父亲请人给我们拍了全家福。镜头里的阿婆很高兴,怀里搂的是姐姐的三岁的儿子,身边坐的是她唱儿歌带大的我。阿婆上车时没有哭,只是让人把十一盆蓝浣花移到了妈妈那里。 
  七十多岁的阿婆,身板很好,在姐姐家依然养了几盆蓝浣花。 
  其实,那是成分最低最土最平凡的一种花,微苦的果实,细长的叶茎,小巧紫色的花瓣,却很香。就像阿婆的一生。 
  阿婆的生活里充满辛苦,以致阿婆的幸福如此稀有而匆匆,短暂地禁不起回忆。 
  阿婆有时候回到妈妈那里,就止不住的问:麦子什么时候回来啊! 
  妈妈对我说时,我很难过。渺小的我有什么资格使一个近八十的老婆婆惦记呢,仅仅因为是阿婆宽大而柔情的爱托起了我成长的岁月? 
  苦难的经历护佑阿婆幸福长寿。我只能这样祝福阿婆。 
 
 

怀孕期:苏宁卡新上线宠物卡“铲屎官“购卡充值最高返500元

安妮是高三的学生,她有一个美好的家庭:美丽慈爱的母亲,幽默可爱的父亲和上小学的妹妹艾妮。 
  安妮学习优异,深受老师喜爱。天有不测风云,那天,放学后爸爸没有向往常一样接她。她一直等到月亮当头,也没看见父亲。 
  她隐约感到不安,自己跑回了家。按照常规,家中早该出现饭菜的香味,可家里黑着灯,没有锅勺敲打的声音。安妮害怕极了,拼命敲打着门窗“妈妈,开门,我是安妮!”敲打了好久,当教堂里的钟声到了十下,安妮想起来,妹妹还没回家,她身上有钥匙。她狂奔到妹妹的学校“艾妮艾妮,我是姐姐!你在哪”突然,安妮听到了啜泣声,她循声望去,那不正是艾妮吗。 
  安妮放心了,走过去来着妹妹的手,回家了。当她们进家之后,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,她们打开收音机,收音机里传出这样一件事:在X城X地发生一起车祸,一人伤亡,一人重伤,重伤这名叫:XXX,死亡者叫:XX。母亲去世了,姐妹俩抱头痛哭,带着家中仅有的两千元钱,来到医院。经过救治父亲的性命保住了,可却成了植物人。 
  于是,人们经常看到二十来岁的姐姐,带着十几岁岁的妹妹,背着书包上学,为了照顾父亲,安妮忍痛退了学,老师都替她惋惜,这样一个好孩子,考一个好大学没问题。可安妮还是毅然退了学,一个人供妹妹完成学业。妹妹也很懂事,不要吃穿,饿了,吃一点干馒头。姐姐,常常看着进入梦乡的妹妹,看妹妹那瘦弱的脸颊,带着笑意,妹妹一定在梦中过着幸福的日子,没有泪,没有思念……看着看着安妮的眼泪流了下来…… 
  三年后,妹妹艾妮以极好的发挥,进了省重点大学。离开家的那晚,艾妮辗转难眠。早上妹妹艾妮望着楚楚动人的姐姐,忽然发现姐姐异常沧桑。 
  火车站上,妹妹第一次看到姐姐清瘦的脸上有一行泪珠,妹妹艾妮终于扑到子姐姐怀里,哭了。 
  初中的第一个假期,妹妹打工了一个月,大包小包的带了好多东西,回到了家。 
  到家后,吃罢饭,姐妹俩来到父母床边,安妮轻轻说:“爸,艾妮长大了,给您带了好多吃的,您快醒醒吧,看看我们!” 
  后来,艾妮好久没回家了,再次回家,她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,姐姐安妮已经二十三了,当妹妹再一次来到父亲床边的时候,发现父亲正满含爱意的看着她,“姐,爸这是…。。”“爸好了,以后,咱家又可以充满欢笑了!o(∩_∩)o…哈哈!!!”

友情提示:www.mawtc.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暖和血神话:玩家情怀始于银杏谷,到底丹月魔穴,正西藏:水电站展合机铰销中标注候选人公示,何以让孩儿子装置静上?试试肃静游玩吧~~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.mawtc.com网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