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队4分险胜韩国队!

水库泄洪成群大鱼"越狱"

女娲补天教学反思:航拍飓风袭击后的巴哈马

2019年11月21日 00:26

http://img1.qikan.com.cn/qkimages/xzwg/xzwg201404/xzwg20140425-1-l.jpghttp://img1.qikan.com.cn/qkimages/xzwg/xzwg201404/xzwg20140425-2-l.jpg
  编者按:如果突然有人问你,你最陌生的人是谁?你一定会茫然,想不起谁是你最陌生的人。想一想,你和一大帮熟人去照相馆照标准像,取回来一大堆一寸照片摊在桌子上,你可以速度极快、毫不犹豫地指点出每个照片上人的名字,但在一张照片面前,你会犹豫迟疑……有人为朋友们兴致勃勃地谈话悄悄录了音,然后放给你听,或沙哑或尖亮、或慢条斯理或抑扬顿挫,你一听就知道沙哑的是谁,尖亮的是哪位。你甚至马上想得到那位慢条斯理的表情,抑扬顿挫的神态,但有一个声音你会很陌生,听着别扭……
  虽然我们也常常照镜子,虽然我们也常常听到我们自己说的话,但镜子的反射是局部的变化了的影像,听到的是通过腹腔、内耳膜合成的声音,所以通常情况下,我们感觉不到真实的自己……而不只是外观,对内心、对整个人,很多时候你最陌生的也是你自己。我们可以很客观、很准确地评价身边他人的秉性、得失,却很难给自己下个定义。但在生活中的某一瞬间,因缘巧合之下,我们却往往会爆发出来从没见过的自己。那一刻,你对自己有过惊诧吗?请向大家分享一下最震撼、最陌生的自我吧。
  最陌生的自我
  @葵花籽
  看到这个话题,我很是苦恼“最陌生”和“自我”根本就不搭边么。别人我不敢说,对自己还是有点把握的。可是越细想,越不敢相信,是这样吗?我真的了解自己吗?我对自己从来没有感到过意外吗?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要说最最震撼的就是我现在所从事的工作。我打小就不是一个爱学习的好孩子。在别人双科100分的时候,我就已经不及格了;在别人为文字“发烧”的时候,我还在为命题作文“最难忘的一件事”挠头;在别人已经出版了好几本书的时候,我的作文却屡屡跑题。可你敢相信吗?我现在是一名编辑,还是一名作文编辑,更难以置信的是,我还如此热爱这份工作。每天想的、做的都跟文字有关。每每看到自己写的小文字,心里总会发笑,怎么会?我怎么也能写出这样优美的段子?这世界有很多难以预料的事情,可细想想又好像是命中注定的——我内心敏感,又充满想象力,性格又慢热,内心蓬勃的热情要宣泄,唯有把文字当作出口。这样想来这不是最陌生的自我,反而是最本真的自我了。星星们也有这样的发现吗?
  接纳自己的莫名其妙
  @肖 尧
  我始终觉得,人到了一定的阶段,到了一定的年龄,一定会对“莫名其妙”这个词有深入的认知。
  明明很讨厌肤浅的偶像剧,怎么就迷上了都敏俊;明明觉得炸鸡、啤酒对身体不好,怎么就突然上了瘾;明明喜欢孤独,怎么就喜欢上了往人群里凑……
  多年以前,一个同事问我:“你是不是很喜欢小S?”我坚决地否认了,甩给他“张曼玉”这一答案。当时不承认自己骨子里的爱玩乐闹,觉得自己也是涵养、智慧的人。可是年岁由小变老,我也越来越爱在小S的节目中找一些乐趣——轻松、减压、快乐。
  所以就在想,明明我也很喜欢张曼玉啊?她俩实在没有可比性。可是,这样一想时,脑子里马上出现了《新龙门客栈》里金镶玉的形象。原来,我喜欢的是同一类特质——率真、大胆、善良、犀利。
  其实,长大的过程,就是无数个自己内心的同类项合并的过程。每一个人都有无数个切面,每一个切面的质感都不尽相同,甚至可能截然相反。但是,不必害怕,那是你逐渐找到自己,逐渐接纳自己,逐渐豁然开朗的必然过程。
  七年后的镜子
  @清 扬
  面对自我,萨默赛特·毛姆也有这样的疑惑:“有时我审视自己性格的方方面面,感到大惑不解。我知道自己是由许多个个体组成的,此刻占上风的那个必然最终要让位于另一个。但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?都是,还是谁也不是?”
  我有一面镜子,在镜子里,只有我能看到自己的另一面。这面镜子不会说谎。即使是在深夜里记日记的时候,它也会提醒你不要用过于主观的词句来描写自己,因为这不是真正的你。很多时候我一点也不认识镜子里的另一个我,她比真正的我聪明,比我愚笨,比我善良,也比我邪恶。
  这面镜子记录下的成长,只有我自己最了解。每当我回顾以往,总会在心里嘀咕:原来的我可不这样。看到日记本里我曾经一笔一画记录过的自己的生活,我会诧异:原来我曾有过这样的想法!我笃定:那一定是另外一个我,或者那时我曾被占上风的另一个自我战胜了。这样的回顾有一个最大的好处,就是我会时刻自省,不断认识到自己的变化。
  这样的变化,起初我很不满意。倒不是因为想回到过去的时光,而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,我对此不能明白。科学家说,人体细胞会新陈代谢,将一身细胞全部换掉,需要七年。也就是说,在生理上,我们每七年就变成了另外的一个自己。我十分愿意接受这样的理论。原来看似日复一日的生活,波澜不惊,变化却在悄然之间发生。
  去年盛夏,我去了遥远的西藏。那段时间,我突然变得懦弱,心中没有了明朗的天空,却装满了迷茫、懈怠等种种坏情绪。临行前,我把旅行看作一场逃离。出发前曾想过各种旅行的理由,却只有一个真正的动机——逃离越来越俗气越来越脆弱无知的自己,只愿天地大美。开阔我的胸怀,润泽我的双眸。旅途上反复重播着一首《明天的自己》:“你希望明天的自己像一道彩虹还是刚过雨?你想完成的那些憧憬比抱着回忆流泪有趣有意义。你希望明天的自己有微笑眼睛还是半梦半醒,一直在原地哪儿也不去,也就永远看不到新的好风景”
  鱼儿的记忆只有七秒,七秒后它就忘记了自己。但这七秒之内,每一秒它都在认识自己。原来我也如此,每一个七年里,不论好坏,我都在认识这个时候的我。期望七年后,我能从镜子里看到一个更好的自己。

【篇。三:快与慢作文】

女娲补天教学反思

但就是慢,让我们体会到了。生活的乐趣。

那是一个普通的夏日,太阳火辣辣的照着大地,烤的人口干舌燥,叫苦不迭。同学们一出校门就苦苦的寻找着救星—&md。ash;冷饮摊。我也加快了脚步。从学校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冰箱里拿冰淇淋来解渴。咦?这冰欺凌怎么也在不停的冒“热气”呢?很烫吗?我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,发现酸酸的,甜甜的,一股清凉从上到下倾泻下来,像瀑布一样,味道好极了,和往常一样啊?女娲补天教学反思

【篇五:我家的故事】

女娲补天教学反思:可遥控无人战车!


  你相信眼缘吗?这个世界上有些人,虽然你只关注过她一眼,可你对她的感情却胜似多年相处。我曾经在一次户外活动上遇见过一个女孩,清爽干净的笑容,人瘦瘦的,话也很少,可我就是被她吸引,心里满是信赖的感觉。活动结束后,我以为我们会像两条相交直线,从此再无交点,还曾为此伤怀了好久。可就在一个普通的早晨,当我睡眼惺忪地在公交车站等车时,却又遇见了她,从此,我们像最亲密的朋友,一起上班,一起下班。我们看过彼此为追赶公交车,像女汉子一样奔跑;笑过彼此在公交车上左摇右晃把果酱吃得满脸都是;也曾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傍晚,感受到彼此隐忍的心和晶莹的泪。可是,我们不知道彼此的名字,也从未正式打过一次招呼,只有相遇时了然于心的相视一笑。我不知道是否是默契,我们也许都在猜测彼此的生活,但却从不试图打破这份美好。我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机缘巧合陪伴着彼此。冬日里,再不情愿的早晨,我也不忍心辜负这场不曾约定的聚会;委屈苦恼时,一想到还有她这样默默守候,便觉得释然;迟疑颓废时,一想到她还在这里,便又信心满满。她是我生命里的陌。生人,也是我生命里最亲密的朋友。如果你也遇见这样一个她,并能在某个不经意间和她重逢,恭喜你,你是幸运的。女娲补天教学反思http://img1.qikan.com.cn/qkimages/xzwg/xzwg201404/xzwg20140425-1-l.jpghttp://img1.qikan.com.cn/qkimages/xzwg/xzwg201404/xzwg20140425-2-l.jpg
  编者按:如果突然有人问你,你最陌生的人是谁?你一定会茫然,想不起谁是你最陌生的人。想一想,你和一大帮熟人去照相馆照标准像,取回来一大堆一寸照片摊在桌子上,你可以速度极快、毫不犹豫地指点出每个照片上人的名字,但在一张照片面前,你会犹豫迟疑……有人为朋友们兴致勃勃地谈话悄悄录了音,然。后放给你听,或沙哑或尖亮、或慢条斯理或抑扬顿挫,你一听就知道沙哑的是谁,尖亮的是哪位。你甚至马上想得到那位慢条斯理的表情,抑扬顿挫的神态,但有一个声音你会很陌生,听着别扭……
  虽然我们也常常照镜子,虽然我们也常常听到我们自己说的话,但镜子的反射是局部的变化了的影像,听到的是通过腹腔、内耳膜合成的声音,所以通常情况下,我们感觉不到真实的自己……而不只是外观,对内心、对整个人,很多时候你最陌生的也是你自己。我们可以很客观、很准确地评价身边他人的秉性、得失,却很难给自己下个定义。但在生活中的某一瞬间,因缘巧合之下,我们却往往会爆发出来从没见过的自己。那一刻,你对自己有过惊诧吗?请向大家分享一下最震撼、最陌生的自我吧。
  最陌生的自我
  @葵花籽
  看到这个话题,我很是苦恼“最陌生”和“自我”根本就不搭边么。别人我不敢说,对自己还是有点把握的。可是越细想,越不敢相信,是这样吗?我真的了解自己吗?我对自己从来没有感到过意外吗?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要说最最震撼的就是我现在所从事的工作。我打小就不是一个爱学习的。好孩子。在别人双科100分的时候,我就已经不及格了;在别人为文字“发烧”的时候,我还在为命题作文“最难忘的一件事”挠头;在别人已经出版了好几本书的时候,我的作文却屡屡跑题。可你敢相信吗?我现在是一名编辑,还是一名作文编辑,更难以置信的是,我还如此热爱这份工作。每天想的、做的都跟文字有关。每每看到自己写的小文字,心里总会发笑,怎么会?我怎么也能写出这样优美的段子?这世界有很多难以预料的事情,可细想想又好像是命中注定的——我内心敏感,又充满想象力,性格又慢热,内心蓬勃的热情要宣泄,唯有把文字当作出口。这样想来这不是最陌生的自我,反而是最本真的自我了。星星们也有这样的发现吗?
  接纳自己的莫名其妙
  @肖 尧
  我始终觉得,人到了一定的阶段,到了一定的年龄,一定会对“莫名其妙”这个词有深入的认知。
  明明很讨厌肤浅的偶像剧,怎么就迷上了都敏俊;明明觉得炸鸡、啤酒对身体不好,怎么就突然上了瘾;明明喜欢孤独,怎么就喜欢上了往人群里凑……
  多年以前,一个同事问我:“你是不是很喜欢小S?”我坚决地否认了,甩给他“张曼玉”这一答案。当时不承认自己骨子里的爱玩乐闹,觉得自己也是涵养、智慧的人。可是年岁由小变老,我也越来越爱在小S的节目中找一些乐趣——轻松、减压、快乐。
  所以就在想,明明我也很喜欢张曼玉啊?她俩实在没有可比性。可是,这样一想时,脑子里马上出现了《新龙门客栈》里金镶玉的形象。原来,我喜欢的是同一类特质——率真、大胆、善良、犀利。
  其实,长大的过程,就是无数个自己内心的同类项合并的过程。每一个人都有无数个切面,每一个切面的质感都不尽相同,甚至可能截然相反。但是,不必害怕,那是你逐渐找到自己,逐渐接纳自己,逐渐豁然开朗的必然过程。
  七年后的镜子
  @清 扬
  面对自我,萨默赛特·毛姆也有这样的疑惑:“有时我审视自己性格的方方面面,感到大惑不解。我知道自己是由许多个个体组成的,此刻占上风的那个必然最终要让位于另一个。但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?都是,还是谁也不是?”
  我有一面镜子,在镜子里,只有我能看到自己的另一面。这面镜子不会说谎。即使是在深夜里记日记的时候,它也会提醒你不要用过于主观的词句来描写自己,因为这不是真正的你。很多时候我一点也不认识镜子里的另一个我,她比真正的我聪明,比我愚笨,比我善良,也比我邪恶。
  这面镜子记录下的成长,只有我自己最了解。每当我回顾以往,总会在心里嘀咕:原来的我可不这样。看到日记本里我曾经一笔一画记录过的自己的生活,我会诧异:原来我曾有过这样的想法!我笃定:那一定是另外一个我,或者那时我曾被占上风的另一个自我战胜了。这样的回顾有一个最大的好处,就是我会时刻自省,不断认识到自己的变化。  这样的变化,起初我很不满意。倒不是因为想回到过去的时光,而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,我对此不能明白。科学家说,人体细胞会新陈代谢,将一身细胞全部换掉,需要七年。也就是说,在生理上,我们每七年就变成了另外的一个自己。我十分愿意接受这样的理论。原来看似日复一日的生活,波澜不惊,变化却在悄然之间发生。
  去年盛夏,我去了遥远的西藏。那段时间,我突然变得懦弱,心中没有了明朗的天空,却装满了迷茫、懈怠等种种坏情绪。临行前,我把旅行看作一场逃离。出发前曾想过各种旅行的理由,却只有一个真正的动机——逃离越来越俗气越来越脆弱无知的自己,只愿天地大美开阔我的胸怀,润泽我的双眸。旅途上反复重播着一首《明天的自己》:“你希望明天的自己像一道彩虹还是刚过雨?你想完成的那些憧憬比抱着回忆流泪有趣有意义。你希望明天的自己有微笑眼睛还是半梦半醒,一直在原地哪儿也不去,也就永远看不到新的好风景”
  鱼儿的记忆只有七秒,七秒后它就忘记了自己。但这七秒之内,每一秒它都在认识自己。原来我也如此,每一个七年里,不论好坏,我都在认识这个时候的我。期望七年后,我能从镜子里看到一个更好的自己。

http://img1.qikan.com.cn/qkimages/xzwg/xzwg201404/xzwg20140423-1-l.jpghttp://img1.qikan.com.cn/qkimages/xzwg/xzwg201404/xzwg20140423-2-l.jpg
  九、“救世主”
  黎明很快到来,曹不凡和陈丽宏来到大厅时,大家都神经反射般猛地站了起来,脸上全是那种看到了救世主一般的表情。
  “你们……没事吧?”曹不凡被他们这种莫名其妙的样子给搞懵了,既好奇又好笑。
  “我们没事,哦,不对,有事。具体有什么事,还是让张医生说吧!”沈斌激动得言语混乱。
  “好,还是我来说吧。其实也没什么大事,但说不定还真是件大事。究竟是不是大事呢……”张医生也激动得犯了迷糊,最终还是由总统出马,把事情向曹不凡和陈丽宏解释了清楚,接着一行人便来到了失忆诊疗所。
  像往常一样,张医生让陈丽宏坐在一把特制的椅子上闭上眼睛,再把一个类似头盔的东西套在她头上,按了几个按钮,不到一分钟,陈丽宏就进入到了半睡眠状态。
  “好,开始了”张医生对大家说,“不行,我先做个深呼吸”说着张医生深深地吸进一口气,又慢慢地吐了出来,然后走到陈丽宏跟前,“你现在能想起来有关外星人的事情了吗?”
  “不能”陈丽宏眼睛闭着迷迷糊糊地说。
  “很好。我现在向你描述外星人的样子,你如果想到了什么,就立马说出来。首先,外星人,头很大,有一只大眼睛,身体是透明的颜色”张医生顿了顿,然后说:“他们靠二氧化碳呼吸”
  “什么?”陈丽宏的头微微摆动了一下。
  张医生用手势向曹不同他们做了一个“OK”的动作,继续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说,外星人,他们呼吸二氧化碳,二氧化碳,二氧化碳”
  陈丽宏的头扭动得更厉害了,身子也来回晃了起来。
  “有事吗?”曹不凡有些紧张。
  “别担心”张医生接着对陈丽宏说,“现在你能想起有关外星人的事情了吗?”
  陈丽宏的身体慢慢停止了扭动,然后,看起来挺艰难地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,想、想、想起来了”
  “好!”沈斌鼓起了掌,大家也都眉飞色舞。张医生示意大家安静,继续对陈丽宏说:“那好,你把你想起来的事情都告诉我,慢慢来,不用急”
  等了几秒钟,陈丽宏在半睡眠状态下边回忆边自言自语:“那天晚上,当我熟睡时,一架UFO出现在了……”
  张医生赶紧招呼来几个随从的医生,拿出了一个类似投影仪的装置,又把墙上的银幕放了下来。
  “这是要做什么?”总统好奇地问。
  “马上你们就知道了”张医生拿出一根接线,一头插在投影仪上,一头插在陈丽宏戴着的那个“头盔”的接口上。接着,墙上的银幕上竟然出现了视频画面,画面上陈丽宏和曹不凡正在床上熟睡,窗外有一架发着耀眼光芒的不明飞行物——和这些天进攻地球的外星飞碟一模一样。陈丽宏大脑里所想的东西,全都出现在了那个投影银幕上。
  “这就是科技的力量啊!”总统感叹道。
  “这是最新的发明,A国造的”张医生说。
 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,就像电影一样,一幕幕地展示在了银幕上,半睡半醒的陈丽宏用自己的声音解释着这一切。
  每个人都瞪大双眼紧紧地盯着银幕,不希望错过任何一个画面。画面上出现了一道蓝光,与此同时,陈丽宏从床上转移到了那架UFO里。
  UFO里有好几个外星人。外星人向陈丽宏询问了许多问题,那时的陈丽宏,也像是被催眠了一样,外星人问什么就回答什么,没有一丝反抗,也看不作一丝恐惧。更让人费解的是,她与外星人的对话虽然现在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,但从画面上来看,她与外星人都没有张嘴。看来在当时,外星人应该是通过某种特殊的手段在与她进行交流,或许是传说中的心灵感应吧。
  这时,大家听到陈丽宏说:“现在,我要对你做一次身体检查。不用害怕,我们不会伤害你,仅仅是一次检查而已”
  大家停止了议论。曹不凡两眼直直地盯着幕布,自画面开始后,他的眼睛就一下也没有眨过。
  陈丽宏被放在了一个弯曲的床上。几个外星人拿着各种仪器,走到她跟前。这时,一个外星人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……
  “好了,到此为止。赶快停止!”张医生知道这种画面还是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播放的好,正准备切断画面时又听到众人喊道:“等等!”
  只见屏幕上突然出现了几道绚丽的蓝光,几个外星人倒在了血泊里。一个手持武器的外星人从他们身后走过来,走到陈丽宏身边,举起一个蓝色的晶体,将晶体朝陈丽宏大脑处放去,接着画面便消失了。
  陈丽宏睁开了眼睛。
  “你怎么样?丽宏?”曹不凡握着陈丽宏的手说。
  “头好涨啊”陈丽宏捂着脑袋,两眼因为惊恐而睁得老大,“原来他们,他们——”话还没说完,一声恐怖的枪响便打断了陈丽宏的话。
  众人目瞪口呆,只见站在门口的王晓勤身中一弹,倒在了血泊里,而张医生手上的枪正冒着烟。
  “晓勤!”曹不同扑到了王晓勤身上,“快喊医生,快喊医生啊!”曹不同颤抖着用手指试探王晓勤的鼻子,却没有发现一丝呼吸的迹象。接着他发疯似的扑向张医生,“你!你杀了她啊!”
  赶来的卫士将曹不同拦开。
  “你看看她流出的血!”张医生厉声喝道。这时大。家才反应过来,王晓勤伤口流出的血是绿色的。
  “这又怎么样!是你杀了她啊!”曹不同拼命挣扎。
  “你听我说。王晓勤回来时,我们就对她做了身体检查。一些体外测试确实和常人无异。但是当更多测试结果出来后,我们发现她的染色体和人类不一样。后来我们对比她和外星人的指标,才发现几乎一样”张医生说,“我们那时不能确定她是不是外星人利用王晓勤的基因复制出来的人,我自己就对她留了个心眼,直到刚刚她趁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陈小姐身上时,掏出手枪对准陈小姐,我才明白她就是外星人派来的刺客或者是间谍”
  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……”曹不同抱着头,痛苦万分。
  沈斌想让陈丽宏就刚刚的话题继续说下去,被张医生拦住了“现在情况这么糟,别再刺激他们了!等大家情绪都稳定了再说吧”女娲补天教学反思

所以,放慢脚步吧!。

女娲补天教学反思:楼房倒塌满目疮痍!

就让我来告诉大家一些生活小窍门吧:1。第一次用砂锅,我们要先煮米粥,如果直接放水,砂锅会渗水,因此,第一次煮米粥可以堵塞砂锅中的空隙。2。大家在家中可能经常煮鸡蛋,鸡蛋的壳可能不好剥,我们在煮鸡蛋后,可以把鸡蛋放在冷水中泡一下,利用热胀冷。缩的道理,鸡蛋壳就很。容易剥落。

女娲补天教学反思
  不想在乏味的冬日里刻意地去寻找阳光,每一汪水和每一株草都变得吝啬。干巴僵硬的冻土被踩在脚下,敏感的疼痛透过脚心直钻心底。呼啸的寒风里夹杂着恶魔要吞并万物的决心,沙尘四起,像是要抹煞我的单纯。空气干燥而冰冷,洁白纯净的雪花始终没有降下,要不然她也会为我补给能量,把浑浊的寒风抵挡在外。
  今日阳光竟是格外地好,穿过薄薄的雾气直达地面,照射在身上会有一种暖暖的得意。坐在广场空荡的亭子里,四周格外寂静,除了几位古稀老人下棋发出的声响,就再也捕捉不到任何讯息了。冥冥之中,冬天似乎总会给人一种莫名的慵懒:空气凝结,植物枯萎,生灵长眠……这种慵懒好似建立在冬天自身的领域,好多时候,或许这也是一种特有的别致风景。
  马路对面雄赳赳地矗立着一排高楼,不知道是谁家的窗户没有关严,几枝粉红的梅花俏皮地探出头来,为单调的世界平添了一丝光彩。记得上一次见梅花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。那时候在农村,屋前屋后都种满了梅花,每到寒冬时节,当万物凋零的时候,唯独它们还生机盎然、芬芳四溢,这里成了大人和孩子们的天堂。倘若在梅花旁驻足良久,梅花必定会无私地把自身怡人的香气给予你,那是一股飘荡在寒风里的暖流。
  母亲对梅花的喜爱是借助在照相上的。母亲说,这么美丽的花,要是能用它们来做布景照相该多好啊!可是那时候没有数码相机,照相成了一种难以实现的奢望。即使有机会到镇上赶集,母亲也只是会在照相馆的门前停留片刻,欣赏完摄像师摆设在门前的彩色照片后便黯然离去。记得那时候,柯达胶卷卖得相当昂贵,几张照片就要花上一二十块钱,而母亲的工资只有一两百元。母亲舍不得用几十块钱把自己的微笑定格在四方的照片里,她说,不照就不照了,那玩意儿不管吃不管喝,照了也没用。母亲虽这么说,可是我知道她心里难过,因为母亲也是女人,是个爱笑爱闹的姑娘。
  一天我刚从梦中醒来,就听到母亲对我说:“咱们去照相吧!”
  我向来是一个不爱照相的人,像讨厌被人冤枉一样讨厌照相,更何况那还得花一笔不小的费用,所以我一口否决了母亲的提议,还大嚷道:“要照你自己去照!”母亲再三请求,我还是没有答应,最。后母亲黯然地离开了。吃晚饭的时候,母亲没有什么言语,三两下吃完后就回屋去了,我知道是我下午的言行伤害了她。晚上我躺在母亲的枕边,母亲竟轻轻地把我搂进她的怀里。母亲微微一笑对我说:“没事的。其实花多少钱都没关系,妈妈只是想和你一起照相,如果真让妈妈一个人单独照,我才不花那冤枉钱呢!”是啊,母亲只是想单纯地跟自己的孩子来张合影,而我却没有满足她这个小小的要求!
  很多年以后,游学在外,每当我看到梅花,就会想起我的母亲来。我后悔当初没有跟母亲在梅花下合影,后悔没有完成母亲最渺小的梦想,后悔用了呵斥的言语伤害了那位单纯的姑娘。有时候我在想,如果当时我跟着母亲拍了照,那么现在一定有一张照片藏在我的身边:一位慈祥的母亲半蹲在地上,旁边站着一位少年,正用单薄的嘴唇亲吻母亲微笑的脸颊,周围朵朵梅花开得正艳,犹如母亲无瑕的笑。
  这一年的冬天,我买了数码相机带回家,想尽情地给母亲拍照,只可惜老屋与梅花都早已。不复存在了。可是母亲见到相机,还是像当年一样高兴,露出了甜甜的微笑,美丽极了。有时候我觉得,母亲就是为了照相而生的。我假装把相机架到眼前给她拍照,母亲竟自然地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来,每一种姿势都恰到好处,我根本无须多言。
  我问母亲这附近哪有梅花,母亲不解,我说:“我想让您站在梅花里照相……”母亲说,乡政府大门的广场前有。于是我们一同前往。
  到达乡政府的时候,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,这是我和母亲没有想到的。洁净的雪花一片一片地飘洒着,此刻,一切都静得安详。
  乡政府大门前的梅花是种在花盆里的,大约有上百盆,被摆放成各种造型。我和母亲不约而同地选中了一个“心”字状的梅花圈。我让母亲进去。母亲很听我的话,乖乖地走了进去,站在梅花围成的爱心中央,露出质朴的微笑。我赶忙架起相机,“咔嚓”一声,母亲的身影定格在了我的画面里。母亲问:“照完了?”我说:“嗯”她说:“真快”我又让她换了一些姿势继续拍。拍着拍着,母亲不乐意了。母亲说:“我们能一起照吗?”这是时隔十几年后我再一次听到母亲对我说的话,我一口答应:“能啊,只不过谁来帮我们俩拍呢?”母亲东张西望,顺势从路边拉来了一位姑娘,夺去我手中的相机直接转交给了她,我摇摇头笑起来。
  母亲率先进了爱心梅花里,然后冲我喊话:“快进来呀!”看着母亲可爱的表情,我突然想起了十多年前,那个把照相作为奢望的年代,还有,一位母亲最简单的梦想。我赶忙跑了进去,搂住母亲的肩膀,把头紧紧地贴住她的脸庞,和母亲一同露出了甜甜的笑容。
  雪花依旧纷纷扬扬地飘洒着,梅花更加具有了韧性与芳香。伴随着“咔嚓”的声响,我完成了母亲十几年没有完成的梦想。还是当年那位疼爱孩子的母亲,那位爱闹爱笑的姑娘,还有她,潜藏了十几年的最美的微笑,如今一并在这个寒冷的冬天,伴着鲜艳的梅花一同绽放。

女娲补天教学反思:航拍飓风袭击后的巴哈马

在学习上,学与问两者缺一不可,学可以让你了解到前人形成的各种知识成果,而问则可以让你更深刻的理解,深入的研究,大大推进知识的发展。

友情提示:www.mawtc.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美国把黑手伸向华裔科学家,365公斤月饼现身上海,"朋友圈炫富"素材只需几块钱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.mawtc.com网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